精品内容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自闭症专题 > 自闭症治疗

沙盘游戏治疗的操作流程 | 茹思·安曼

2017/3/3 10:04:40字体:
分享到:
ff

 沙盘游戏治疗的操作

文 | 茹思·安曼

 

作者简介:茹思·安曼,国际沙盘游戏治疗学会(ISST)前任主席,国际分析心理学会(IAAP) 资深荣格心理分析家,东方心理分析研究院特邀沙盘游戏督导师。

 

 

我在导引中提到,沙盘游戏是一种动手操作的方法。我们在沙盘室的中心放置一个沙盘,这个沙盘放在如桌子一般高的高度,尺寸为22.5×28.5英寸(57cm×72cm),这样的大小正好和一个人站在沙盘前的视野范围相当。沙盘深度约为3英寸,里面装满了细沙。我们可以在沙中工作,或把沙堆到一定的高度。沙盘底部漆成蓝色,这样如果我们愿意,就可以在沙盘底部营造一种水的幻景。当然,我们还可以把真正的水和沙搅和在一起,这样就可以更好地用沙子塑造各种形状,如可以造一些潮湿的地形,类似沼泽或湿地。由于沙子不会在一两个小时内就变干,所以房间内摆放两个沙盘就是很好的主意,这样随时都有干沙可用。

(插图6 治疗室里的沙盘)

另外,治疗室里还应有形式各样的缩微造型(miniature figures),包括来自不同历史时期和具有不同作用的人,动物、树木、植物、花、房子及相应的家具,有宗教色彩的建筑物和宗教象征物,桥、汽车和其他许多东西;同时也要有石块、木块、玻璃球和彩色的玻璃石子、贝壳,还要有其他种类的原材料,这样可以制作出那些不是现成的东西。一个人永远都不可能拥有所有想要的沙具,但这可以作为动力促使分析师去创作属于他自己的沙具。真正重要的并不是沙具的总数目,而是我们提供的沙具所带有的象征价值。有一点很重要,就是不要只是准备那些看起来明快、友好和漂亮的沙具,也要准备那些看起来丑陋、阴暗、邪恶和可怕的东西。同样重要的是要备有那些来自外国文化的有象征意义的沙具,它们可以用来阐明“绝对的他在(或称全然他者)”,即心灵中的陌生与违背常规的部分。

接受分析者在沙中表达那一个小时内在他身上自发丛集的东西。只要接受分析者喜欢,他完全有自由选择去玩沙或者不玩沙。分析师不给他任何的指示。如果需要,可以使用沙具,但也有一些成人光用沙来造型。

有些治疗师批评长方形形状的沙盘,建议沙盘应是正方形或者圆形的,因为这样的形状增强了心灵的集中性和贯注性。我认为这是完全错误的。只要去想象一下正方形或圆形,或长方形的房间,对一个人完全不同的影响,就知道了。由于长方形空间的尺寸不等性,营造了一种紧张、不可靠和急于挪动的欲望,一种想走出去的冲动。而正方形或圆形的空间,营造了一种平衡、安定和向心性。

我们或许可以这样比较,心理分析的过程就犹如在没有中心可言的空间中去持续寻求一个中心。一个人有时站在离右边很远的地方,有时又站在离左边很远的地方;或者他会在太高和太深之间犹豫不决(接受分析者明显是朝着沙盘的四个侧面向上或向外工作的,因为这样,上述的情形就在长方形的沙盘找到了自己的表达方式),直到最后在长方形的沙盘中找到他自己的中心,他个人的圆形。


(插图7 沙具造型)

在这里,我打算就沙盘的空间再补充一些个人的思考。在一个小时的治疗时间刚刚开始时,接受分析者认为沙盘是中性的,仅仅在其上面覆盖了一层薄薄的沙子。我们都知道,人类的感情需要空间去表达。反过来说也是正确的:空空如也的空间允许我们去创造生命,它们诱使人们去用生命把这空白的空间填满。
  
让我们来看一些简单的例子。我们在一个小孩面前放上一张空白的纸,并给他一些蜡笔。通常情况下,孩子都会毫不犹豫地画起画来。如果我们给孩子一个沙盘和一些沙具,也会发生同样的事情。孩子很快就开始玩起沙子来,开始堆出山脉和山谷、湖泊和森林,创作出街道和房子,把人和动物放在这些东西上面,直到整个空白的空间充满了生命。这些情况通通都会发生,倘若允许孩子纯粹去玩,而不需要在其中获得一些什么的话。如果真是这样,一个什么东西都没有的沙盘很快就充满了来自孩子内心世界的生气盎然的图画。这些图画确确实实在那里,它们希望流向外面,它们仅仅需要一个空间去表达它们自己。这就是治疗室里的沙盘对于有心理困扰的孩子而言,几乎具有像魔力般的吸引力的原因。
  
不单是儿童,成人也同样需要各种空白的空间去表达他们的幻想,去形成他们内心的图画。我们狭窄而拥挤的生活空间不允许变化和更新的发生,以致成了幻想和生命历程的敌人。这不仅相对于外在世界而言是正确的,从象征的意义上说,灵魂的生命空间也是如此。我们的头脑中被各种知识和信息塞得满满的,耳朵里充斥着街道的噪音、收音机的噪音和来自内心的噪音,而我们的心中积满了被压抑的情绪和情感。
  
因此,非常容易理解,即使是成人也会自然而然地被沙盘所吸引,在沙盘中一切都仍旧是有可能的。有一些成人和儿童会很自如地开始做沙盘,不会有任何要满足要求的压力。但我们也不要忘记:那些来寻求心理治疗的人往往是不能在沙盘中自由而轻松地表达自己的。他们害怕空的沙盘或者是一张空白的纸,因为这样的空白令他们害怕自己的阴暗形象(shadow figure)、邪恶的造型或者是一些令人恐惧的意象会出现在自己面前。
  
有自恋障碍的人有一种倾向,就是他们那自诩伟大的错觉被发展到无限大,破坏了对他们而言什么是有意义的,也是可实现的这一框架。基于这一原因,沙盘被限定到一个特定的尺寸。这是一个可以控制的尺寸;一个人只要一眼就可以看见整个沙盘,避免了幻想的漫溢。
  
在任何情况下,沙盘都能深深吸引儿童和成人,因为他们两者都有一种人类深层次的需要,就是表达和塑造他们的世界。他们认为沙盘游戏是具有创造力的、有效的和具有治愈作用的活动。但是也有部分人,尤其是在刚开始时,走到沙盘跟前时会感到恐惧。


(插图8 沙中出现了可怕的意象)

心灵的转化是在沙盘这一容器中发生的,而沙盘作为一个容器,就等同于被炼金术士称为“密封细颈瓶(vas hermeticum)”的密封容器。这个容器或“双耳喷口杯(krater)”是女性的象征,最初的含义是指一个充满灵性的容器,它是由造物主带到地球上来的,目的是可以使那些渴望拥有更高意识能力的人能够在里面接受洗礼。它是一个精神的复活与重生的子宫。然而,沉浸在一些完全陌生的东西里面,在起初看起来会是令人恐惧的。
  
只有身处被多拉·卡尔夫称为“自由和受保护的空间”中,接受分析者才能克服这一恐惧,有足够的信心和信任感来进入治疗的过程。多拉·卡尔夫就治疗中的儿童写了下面的话:
  
只要治疗师能够完全去接纳小孩,治疗情境(therapeutic situation)中的自由空间就会出现,那么作为一个人,治疗师就会成为房间中起治疗作用的因素中的一部分,这样的情况也在孩子身上发生。当孩子感觉到自己不是独自一人——不管他处在悲伤中还是处在喜悦中——在表达自己的所有感情时,他会感觉到是自由的,同时又是受保护的。为什么这种信赖的关系很重要呢?在某些情形下,例如是第一阶段时,可以重建一个母亲——孩子的结合体(mother-child unity)。这个心理的情境(psychic situation)能够营造出内在的安宁,这种安宁包含了整个人格发展的潜力,其中包括理性的方面和精神的方面。
  
治疗师的任务就是去感知这些力量,并在其发展过程中像守护一件珍品般地去保护它们。对孩子而言,治疗师代表着守护者,代表着空间,代表着自由,同时也代表着界限。

这是一段美妙的描述,对我来说,它有着“自由和受保护的空间”的广泛意义,同时它也是治疗师对待成年的接受分析者时所必须持有的治疗态度。让我再次说明一点,沙盘的大小,包括了同样大小的视野范围,是很好的具有人性化的尺度。原因在于通过设定面积大小的限制,接受分析者可以更好地集中精神。被限制了尺寸的沙盘令分析师只需看一眼就能够辨认和处理一幅沙画中那些变化多端的、令人迷惑且往往会自相矛盾的因素。

我认为能够把精力集中在这个视觉的范围内是非常有价值的。其中一点是因为,这样做使得很多能量仍然可以留下来接收其他的信息。例如,我聆听接受分析者向我诉说关于沙画的事情,或者是日常生活的经验。我尝试利用直觉来了解接受分析者在此刻是如何借助身体来体验自己的;我也会思考沙子中所涌现的东西背后的意义。另一方面,在一些重要的时刻,我可以全神贯注地把自己的能量全部投入到沙盘中所发生的事上。毕竟,这是治疗过程以及接受分析者和分析师之间的治疗关系的焦点所在。


(插图9 一个35岁男性的沙画,一种果断的冥想模式)

有人可能会问,为什么我们在沙盘中使用的材料是沙子,而不是陶土。一个女性接受分析者曾经就沙子和陶土之间的联系,告诉我一些相当美妙的观点。她说:“石头是原始的物质。沙子是一种表征时间无限性的物质。它提醒人们要把永恒牢记于心。沙子是一种已经转化了的物质,它几乎可以变成是流动的和精神的。”这是千真万确的!干的沙子能够缓缓而流,它几乎是液态的。它很轻,当我们用双手触摸时,感觉很柔软,很细腻。
  
我们用双手在干沙中拨弄,就会留下水波般的图案。我们也可以吹动沙子,从而创作出精巧的形态,而这样的形态只能是由风和沙子共同构成的;它们还唤起了沙漠的意象(参见插图9和插图10)。玩弄干沙能够令人放松,不但让人想起童年时的游戏,或许还使人回忆起母亲或其他亲人那温柔体贴的抚摸。也有一些人在碰触沙子时体验到强烈的悲痛。他们可能会痉挛般地哭泣,因为沙子使他们突然想起自己那种希望被人爱抚和希望温柔地抚摸他人的强烈愿望。母亲与孩子之间那种亲密的身体接触在令儿童幸福成长的过程中起着非同寻常的作用。在日后的生活中,人们还会渴望身体的接近和充满爱意的触摸。


(插图10 一个40岁男性的沙画)

当加入水,沙子的颜色会变得更深,开始具有大地的特点。沙子变得稳固起来,可以用来造型。现在我们可以创作各种风景,或者是各种类型的三维结构(参看插图11)。我想在这里提醒一下,那些不清楚或者不愿承认自己人格中黑暗面和阴影一面的人,往往很难去建立三维的东西。可是沙画或者沙雕是不会保留下来的。它们会变干,因此它们不可能变得更加结实,也就不能永恒存在了。举例来说明,它们不像陶土做成的塑像那样是可以保存下来的。在短时间内,沙雕就会土崩瓦解。


(插图11 一个38岁男性的沙画)

这点对于我来说是十分关键的:沙画并不像那些会永恒存在的艺术作品那样,即使有时候我们发现它们很漂亮,很能打动人。它们也不应该固定保留在外在世界中。它们是心灵意象的视像化;每一位接受分析者(顺便提一下,分析师也一样!)在摆完沙盘后把沙画留在心中,沙画的作用仍会影响和作用于心灵。那么转化就有可能发生。这一转化会在新一幅的沙画中展现自己。在沙盘中,沙画会土崩瓦解:分析师把它清除干净。也可以这么说,接受分析者在每一小时中——在沙盘中——所表露的东西是一个没有成形的世界,在这一世界之外,接受分析者可以形成他个人的世界。

在接受分析者的心灵中,意象会被保留下来,但是在沙盘中,意象就会消失。沙子又再次变成了一个没有形状,没有意识的世界。就接受分析者而言,这个保留着沙画的内心世界,和我们的外在世界,也就是所谓的物质世界,是一样真实的。实际上,由于其无限与永恒,内在世界是更真实的。沙子是如此恰到好处:它是用三维的形式来表征我们的内心和外在世界的最好媒介,因为它们处于不断变化当中。正如我的接受分析者所说的:“沙子是一种表征时间无限性的物质。它提醒人们要把永恒牢记于心……”外在世界对于内心图画的形成是非常重要的,然而却只有内心的?

通过对整个治疗过程的整理和控制,分析师应该可以简单勾画出每一幅沙画,把重要的内容都记录下来,并且要拍下一张或更多的照片。从接受分析者站的位置来拍照是相当重要的,这样,我归纳出来的图(见图5-1)就可用来帮助解释空间现象中的象征性方面。对于我来说,同样重要的一点就是要记录好沙盘游戏中实际的光源。拍照时,如果在一个欣赏沙画的位置上使用闪光灯,就会重新创造出光源。往往会发生这样的情况,接受分析者把沙具放在阴影中,实际是象征着自己人格中的阴影部分。在拍照时,不宜使用闪光灯,因为重要的阴影会被破坏掉,导致很难识别原来的结构。通常,沙子的结构,作为基础性的因素,和放在沙子上的沙具一样也是具有表现力的。

(本文节选自《沙盘游戏中的治愈与转化》,茹思·安曼著。

联系我们

地址:青岛市北区孤独症学校
报名手机:189-3457-0630
微信号:18934570630
邮箱:18934570630@qq.com